充电小q

【严簇x邪簇】思念无声9

生者不该羡慕死者

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

黎簇,往前看,别害怕,我会一直牵着你的手

—— 严良

哈尔滨的冬天总是醒来的很慢,灰蒙蒙的伴随着凌啸的风,吹眯了眼睛。

望着前面叽叽喳喳往前飞快奔跑的两个小屁孩,跑的太急围巾掉下来一头,随着小孩跑跳像是一只飞扬的风筝,洋溢出主人自己都不知道的欢快。尾随跟在后面的我不禁心里感叹果然是年轻人,身体就是好,一大早驱车跑到二龙山看日出,马不停蹄不带歇还半点事没有。

冬天的山有着冬天的美丽,视野开拓,静谧的白色无声的覆盖在山上,耀眼洁白有一种雄浑开阔的美。前方两个小孩跑累了,做在树下石板凳上休息,白雾弥漫在两个小孩周围,小孩不知和东子说了什么,笑容爽朗,我拿起手里的相机,咔嚓一声拍下这张我打算存在床头的照片。

小孩看到我,乐呵呵朝着我打招呼,“大叔,你快点,快来”,走过去,对着俩小孩说,“小孩,腿不好,上山你这么跑,不行,来我拉着你”。

黎簇楞了一下,低头看着眼前宽大的手,弯弯绕绕带着岁月的印记,

热的,这个是暖的

手微微弯起,掌心向上,咬咬嘴唇,眼睛往上偷瞄着男人,男人难得的收起吊儿郎当的样子,笑纹爬上眼角,温柔又阳光,

伸出手附上掌心,男人一把握住,小孩的手被整个兜盖住。

随手就把相握的双手踹在兜里,另一只手把小孩的羽绒服帽子给带上,手冷不丁擦过小孩圆润的耳垂,微微发颤却意外的触感良好,红色顺着碰到的耳垂一点点蔓延向下,微垂着头,长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不安的骚动着。心满满当当,仔仔细细严严实实的把小孩脑袋捂好,拉着小孩慢悠悠的往上走。 “天冷,别冻到了!”

全然不顾边上东子一眼难尽的表情,噫,大人真是肮脏,阎王拐小孩!!

来到山顶,凌啸的风呼呼吹着,小孩还是出了汗,顺手就把羽绒服的帽子摘了下来,头发被帽子弄得乱糟糟,满脑袋呆毛支棱着,头发湿漉漉的,汗湿的皮肤更加红润,透着一股少年气,生气活泼。

“严良,快看,快看,太阳出来了”,小孩乐的伸出手,迫不及待的想要往前奔去,我掏出大衣兜里小孩的手,小孩转向我,又乖又可爱,我忍不住伸手在他头上揉了揉,小孩满脸不乐意拿手当我,诶诶诶诶,严良,你有病吧,有病吧,知不知道男人的脑袋不能摸,放手放手,嘟嘟囔囔,张牙舞爪,却把爪子收的好好的,拿肉垫扑腾,啧,真可爱。

放开他的脑袋,“去吧,黎簇,我在你后面,玩去吧”

抬头瞄了我一眼,小孩扁扁嘴,不甘不愿的放开我,诶诶诶,我是看你是老年人我才当你的人肉拐杖的,才不是我要牵你的手。

看着不情不愿的小破孩,手又痒痒了,忍住秃噜小孩脑袋的欲望,伸手轻搂小孩,“去吧,玩够了,我带你回家”,小孩全身僵硬,半天才反应过来,可劲挣扎,严良,你有病啊,有病啊,两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抱的,我钢铁直男我跟你讲,

哟,还知道钢铁直男啊,你小子平时看的都是些什么?脑子里除了黄色废料就不能思想阳光思想正确吗?

“啪”一手打在小孩屁股上,嗯,手感挺翘!

成功的看着小孩满脸通红像只炸毛的小奶狗一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严良你有病啊,我爸都没有打我屁股,我和你拼了,老变态!禽兽!老王八蛋!

轻松按住小孩的招数,不怀好意看着怀里怒气冲冲朝我翻白眼的小屁孩,抬手,对着小孩大脑门子就是一个弹手,小屁孩跟我斗,还嫩的很!

TBC

【严簇x邪簇】思念无声8

思念的滋味像是喝一杯冰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化为热泪

黎簇,活下去,

好好活着才能对得起那些逝去的人          

                                                                  ——严良

“沈琼,沈琼,汪小媛,别走”

全身发抖,发不出声音,睁大眼睛看着子弹从眼前飞过穿过汪小媛,鲜血像是花朵绽放,血红一片,看着那人睁大眼睛倒在我眼前,

“不要”

“不要!”

“我是个骗子,我骗了你,为了我你不值得啊”

“汪小媛,不要”

“黎簇,你怎么了,

黎簇”耳旁传来焦急的呼喊声,感受着我被一个温热的怀抱楼在怀里,我看着倒在我眼前的人,一阵一阵的心里发疼,“好疼,我好疼啊,我疼,谁来救救我”

“黎簇,你醒醒”,快醒醒,我看着在我怀里浑身发抖,全身出冷汗,紧皱着眉头,痛苦的哀嚎着的小孩,第一次有些后悔,要是早点认识他,把他护在怀里该多好,以前的日子该有多苦,才会让孩子变成这样。

我抱紧一直喊疼的孩子,心疼的搂紧怀中的孩子,紧紧的搂住她,轻抚小孩的背部,“黎簇,没事了,所有的都过去了,梦是相反的,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这里很安全,没人会伤害你”

拿手搂住小孩的头,靠在胸口处,低头靠在小孩的脑袋上,拿下巴蹭蹭小孩的脑袋,“黎簇,别怕,我不能替你承受之前你所受的苦,但我跟你保证,以后的日子,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伤害,醒醒,有任何问题请让我与你一起分担”。

“真暖啊,暖的我心好疼啊,是谁呢?吴邪,是你吗”

“不,吴邪不会来了”

“不会来了”

望着前面一片黑暗的路,我站在路口,站了一会儿,开始迈开腿往前走去


“黎簇”

“黎簇”

“你快醒醒,到家了,我带你回家”

我怔楞了一会,抬头望向一片漆黑的天空

“是谁呢?”

“谁来带我回家呢?”

“吴邪?

”闭上眼睛,手撑着眼睛,眼泪肆意的喷涌出来,他不会来了,吴邪不会来了。嘴角上扬,扯出一个像是微笑又像是哭泣的笑脸

“吴邪,我好累了”

“吴邪,你送我上火车那天我就暗暗发誓,只要你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会义无反顾跟你走,在医院我每天都坐在医院的花园里找一个角落,盯着大门望着来来往往的人,想着你能来接我,可惜等到我出院都没看到你,

我乖乖回学校,不叛逆,不逃课,认真听讲,努力学习,想要考取一个好大学,想着等我能够配的上你,说不定你就来找我了,第二次我还是没有等到你

出门到哈尔冰,站在站台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望着那些送自己所爱的人上火车的人,不知为何心生羡慕,吴邪,那个时候你要在,我就能放开一切跟你走。

吴邪,我一直盼着你能带我回家

“很可惜,你要等的人不是我,等我的人也不是你”

"吴邪,再见,我决定放手了


我费力想睁开眼睛,却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影,焦急的望着我,果然是你呢,大叔本来就丑了,你这么心焦的样子就更丑了。

“大叔,你这样丑死了”


一只手捂住我的眼睛,另一只手把我紧紧搂在怀里,

软软靠在胸口,随着呼吸满满得都是这人的味道,

宽大的手掌带着特有的深深浅浅的掌纹,

热的,暖的

真好


 滚烫的液体凶猛肆意的夺眶而出,密密麻麻裂了好多口子的心随着一下一下轻抚背部的轻拍一点点的被抚平,有多爱就有多恨,有多在意就有多怨,沈琼的死,苏难的死,一闭上眼睛他们死之前的一幕幕就会重现。

青灰的脸庞,发散的瞳孔死死的盯着我,我却什么都不能做,是我害的好哥家破人亡最后让他被带入盗墓贼这个没有回头路的行当,还有苏万和湾姐,被我坑到古潼京九死一生。

我对不起的人太多太多。

多的我无法偿还!


对不起,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低头埋在小孩的毛茸茸的脑袋里,深吸一口气,感受着手下睫毛划过掌心带来酥麻酥麻的快感,心里长叹一口气,手稍稍用力,盖住小孩的眼睛,望着小孩蹙着的眉头,任由小孩眼泪沾染上我的手,心随着小孩的眼泪心疼的不能呼吸,拍拍小孩的背

“黎簇,睡吧,睡醒了,天就亮了”

“别怕”

“我带你回家”


TBC

【严簇x邪簇】思念无声7

全文ooc,沙雕脑洞,沙雕文笔

老规矩,不喜点❌

黎簇,好好活着,活在阳光下!

——吴邪

“黎簇”,抬头望着窗外的月光,拿着烟,燃起的烟雾飘散在空中,萦绕在周围,尼古丁的味道让我莫名安心,耳边似乎又响起小孩咋咋呼呼的声音,“诶诶诶,爱护祖国花朵人人有责,杜绝二手烟从我做起”,余音笑脸似在声旁,不自觉扯起嘴角,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夹烟的手指突然传来灼烧感,动动手指,低头才发现烟烧到尽头,烫到了手指。
低头看着被烫红的手指,无奈一笑,身体后仰,

“黎簇”

“黎簇”

“黎簇”

“谢谢你活下来”

挽起衣袖,看着手臂上的十七道疤。抚上第一道,眯起眼睛,这道疤痕是谁呢?想了好一会儿才记起,这一道是花儿爷的一个手下,吸食费洛蒙之后有了发现同类的能力后,第一个被我找到的人。

他叫什么呢,让我想想,手不自觉的摸到裤兜里的烟,拿起打火机打算点,笑笑摇摇头又放下

算了,爱护成年人从我做起

对了,他叫什么呢?

哦,我记起来了,他是谢家的外戚,叫谢荣,说起来他还要喊花儿一声四叔。

磨砂着手上的刀痕,偏着头,他最后怎么样了呢?

“嗯,他死了,死了”

继续向上第二条疤痕似乎比第一条疤痕假肉要突出,下刀要比第一个要狠,嗯,让我想想

“哦,我想起来了,这是十七个人里唯一的女孩子,也是唯一一次带了两个去到古潼京的”。其中有一个姑娘没有读取费洛蒙的能力,当初怎么带上的呢?磨砂着手中的烟蒂,虽然是姑娘那个同类,聪明,一路都想跑带着她朋友跑,要不是抓住了另外一个姑娘威胁她,估计就跑了吧。

肚子上的伤口隐隐作痛,说起来这还是当初那个姑娘留给我的,在斗里差一点就被捅的对穿,八公分的刀疤,差一点就没从病床下来。

长什么样呢?我努力回想,抬头望一眼月亮,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双眼里溢满恨意,绝望却偏偏没有怨恨。

“吴大老板,希望你永远没有最重要最爱的人,我祝你所爱的都会因为你不得善终,尝遍苦楚!”

颤抖的抱起另一个永远不会醒的人纵身一跃跳进深渊里。

我捂住伤口,最后还是晕了过去,在醒来躺在医院里,胖子,花儿,二叔,王萌,坎肩一圈人围着我,事后胖子告诉我,“天真,你已经睡了一周了,医生说你在醒不过来就在也醒不过来,还好你醒了。”

我们在上面等不到你,怕你出事,赶忙下去找你,发现你时你倒在血泊里,伙计们赶忙把你带出斗,送到最近的医院,山旮旯那有什么大医院,又连夜开车送到市里的大医院,抢救了十几个小时才算是把命保住了。”

“天真,你老实告诉我,当时斗里你为什么支开伙计?你肚子上的伤是不是那个婆娘捅的?”胖子坐在我床边,神色罕见的严肃起来。

“都过去了,没事了,”

我最后一点天真,最后一点心软都消失在斗里。

“西湖湖畔吴山居天真吴邪的吴小三爷已经死了”

“活着的”

“是吴邪”

我转过头望着一脸担心望着我的胖子,我冲他笑,也不管现在这样笑起来多丑,

“我还要带你过去接小哥,在这之前我不会有事的”,

对的,我不会有事的。

“呸呸呸,童言无忌,就是把小哥找回来你也不会有事,等小哥回来我们三个还要一起愉快的玩耍,到时候,什么九门,什么古潼京,还有那狗屁汪家通通扔了,我们去隐居去,这些破事就让别人烦去把”,走过来拍拍我肩膀“天真,别逼自己太狠”。

说完乐呵呵做到一边的凳子上削苹果,削完自己啃一口,发现我盯着他,无辜望着我“天真,我们好兄弟,我吃就是你吃”!

这死胖子!

低头望着手臂上的疤,一条一条抚摸上去,

十年,

十七条刀疤,

十七条人命,

还有其他没有计数人,

活着的,

死去的,

突然才发现自己已经满身他人的鲜血,

洗不掉,

忘不掉。


“真好,你没有变成我手上的第十八道疤”

“黎簇”

“黎簇”

“笨小孩”

“好好活着”

“活在阳光下”

邪簇,簇宝x老男人
图片都是网上找的素材
自己调色拼接
侵删,谢谢

严簇,哈哈哈哈哈,严良真的太宠了,
老男人x笨小孩
这对只要一同框就甜
太甜了简直
图片都是网上找的素材,
自己调色拼接
侵删,谢谢

山簇,莫名好吃,图片都是网上找的素材自己调色拼接的,侵删,谢谢

【严簇x邪簇】思念无声6

全文ooc,沙雕脑洞,沙雕文笔

老规矩,不喜点❌

风景很美,但最美的是在风景中的人

——严良

哈尔滨的天气冷的小孩不停哈气,呼出的热气遇到冷空气交汇融合化成白色的雾气,站在白雪中,严良长长的望着前方蹦蹦跳跳的身影,神情严肃,摸出口袋里的烟,夹在手上,却并没有抽,指腹不断摩沙着过滤嘴,后槽牙痒的慌,这是只有严良焦躁不安才会有的小习惯,但他本人却没有留意到,他在慌什么?

小孩一身时尚又干净的红色羽绒服让小孩整个人都洋溢着一股说不出的青春气息,一眼望去,仿佛能甜到心里。

严良双手插兜,不紧不慢的跟着小孩。看似随意却不动声色的隔开小孩和人群,天色尚早,太阳隐在黑云绵软的身体里,穿过云层懒洋洋的向下意思意思的撒下些许阳光,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雪,一眼望去铺天盖地的白色,小孩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边哆嗦边激动的往雪堆里冲锋,跑到还没有人走过的雪地,开心的蹦哒上去,走出一个个图案,乐的眼睛都笑的就剩下条缝。

小孩跑了一会儿就出汗了,回头看着严良不紧不慢的跟在他后头,蹦起身子摇着手像个小太阳。逆着光冲男人喊到“严良,你快点,你走的太慢了”!

“小屁孩你悠着点,你腿上有伤,天气这么冷,你还往雪地里跑,等会儿雪化了,阴冷能贴着衣服透进骨头缝里。”

小孩先在前头等了一会儿,就又跑了下来,站在严良边上,一张脸蛋红扑扑,呼哧呼哧喘着气,一看就是刚才跑太快,现在累到了。

男人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握住男孩扶着膝盖的手,握在手里,微微一带,让小孩半倚靠着自己身体。

小孩楞了一下,看着把自己左手包住的手,那手宽大,修长,指节分明,手掌接触,男人的手掌老茧和常年冷热交替留下的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掌纹密布,粗糙炎热。热的像是一把火灼的他心头发烫,他的手热的像火焰,

而吴邪的手心微凉,像是黑夜里穿透黑暗的一道光,

吴邪

吴邪

吴邪

严?良!

“小屁孩,都多大了,自己腿上有伤,还乱跑,现在疼了吧,我就勉为其难做你的人肉拐杖,你要怎么报答我?来,先叫声严叔叔来听听!”

严良一脸坏笑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看着小孩,小孩薄怒,眼珠一转,手指重重的绕了绕严良的手掌心,男人立刻歪头盯着他。小孩笑的一脸嘚瑟,冲着严良挑挑眉,指着边上路过的小姐姐,“诶,叔,你看,这不是你上次跟我说的你喜欢的小姐姐吗?小姐姐,你有没有兴趣了解下我叔?我叔可,唔,唔唔”,拿手使劲掰捂住自己嘴的手,无奈左手被人牵着,右手干不过人家,只能一个劲的冲着男人翻白眼,左右脚想狠踢男人。男人就像预测到小孩的行动一样,双脚一夹,得,小孩这会除了俩直往上翻的大招子和完好的右手,彻底的不能动了。

“不好意思,我侄子,小孩脑子有病,别介意!”严良歉意的对着无辜受害的小姐姐致歉,低头靠在小孩耳边低声说,“大侄子,你不承认我就给你吃俩月的苦瓜,顿顿苦瓜,一天三顿,白灼不加盐!”

小孩的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一脸冷漠,连挣扎都懒得挣扎,直接非暴力不合作,你们大人都有病,一个威胁要撕票,一个威胁吃苦瓜,变态,神经病,你们都有病吧。本大爷有钱,吴邪那12万还一分没用呢,大爷我自己买,等下就去最贵的酒楼,什么最贵来什么,吃一套我扔一套,哼!

哟,还来脾气了哈,看着心思都写在脸上的小孩,突然有了坏心眼,低头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你还惦记你那点小私房,钱包我没收,这个月你就乖乖吃苦瓜吧”。

松开小孩,小孩看着拿着自己钱包笑的不怀好意身体还配合的抖两抖的男人,突然有一阵恍惚?吴邪?是你吗?

看着一脸恍惚盯着自己的小孩,男人收敛起笑容,走过去,一把呼噜上小孩的脑袋,把小孩呼噜的诶呀诶哇哇怪叫,手胡乱扑腾,想要拯救自己岌岌可危的头发。

一手锤锤到小破孩脑袋上,提溜着后颈,把小孩半护在身后,对小孩说,“快给人道歉,”神情严肃,小孩捂住脑袋拿着眼睛偷瞄严良。莫名怂了,乖乖软软的对人道:我脑子有病,瞎说的。小孩说完男人向前一步,把男孩遮挡在身后,小孩也不自觉的把自己埋在男人身后。

小姐姐瞅瞅对着自己微笑却笑不到眼底但却把小孩护的严严实实看似道歉,实则却在暗暗警戒的男人,和男人身后耸拉着头看不清身影手捏着男人衣角的男孩,似乎明白了什么,抬头对男人说,“没事,你们加油,我支持你们你们……”

 

TBC

 

【严簇x邪簇】思念无声5

全文ooc,沙雕脑洞,沙雕文笔

老规矩不喜点❌
 
无论在相像,都是不同的,就像同一颗树上没有相同的叶子
                           ——严良

“小孩,过来吃饭了”,男孩回头,严良盯着小孩看了一会儿,小孩被盯得满脸疑惑的望着男人,男人无奈的轻笑出声“多都大了,怎么刷个牙还能把牙膏糊到脖子上”。
男人的朝着小孩伸手,手在半空中停了一会儿,才轻轻碰了碰小孩的肩膀,仿佛是验证某种隐秘的东西一般,手指轻而缓的上划到小孩的脖颈里,似在享受手下滑嫩又带着少年朝气的肌肤,感受着小孩血管在掌心下跳动的触感。停留了好一会儿才把那点牙膏轻轻擦拭掉,长长叹出一口气,温柔又无奈。男孩心里头泛酸,心里莫名有点不是滋味,恍然觉得这声叹气里藏着一种隐隐的欲望,还有很多不敢想也不敢碰的东西潜伏在里面。危险而又带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男孩脸蛋不争气的染上脂霞,一点点蔓延到耳根在缓缓向下没入衣服,他突然感到脸蛋一热,才发现男人的手指不知什么时候滑到了男孩的脸上,手指微曲,中指和食指的指甲缓缓滑动,停留在脸上,变换姿势,狠狠一捏,“小孩,再不吃早餐就凉了”,男孩像是突然惊醒,瞪大眼睛,一蹦三尺高,手覆住男人捏过的脸颊,又惊又怒还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害羞,张牙舞爪的对着男人,“诶诶诶诶,严亮,你有病啊,一大早就捏我脸”,“哟呵,小孩你是一点都不怕我了啊”,为小孩拉开椅子,“小孩,坐,常常你严大厨的手艺”。说完转头又回到厨房忙活。
 
小孩忽略掉心里怪异的感觉,探头一看,哟呵,中式早餐标配,还搭配一颗香肠爱心煎蛋,卖相不错嘛,小孩傻乐抬头乐滋滋的对着阎王背影笑的牙不见眼,一屁股坐下,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看人民公仆的手艺如何,拿起叉子才发现餐厅只有严良和他两个人,小孩眼睛滴溜溜左顾右盼,“别找了,东子一早就去补习班了,不在家”严良穿着金龙鱼买一送一赠送的小猪佩奇粉色围裙,背对着黎簇手里不停,一颗漂亮的煎蛋就出锅了。
 
望着在厨房忙活的严良,黎簇突然发现他好像可以区分出吴邪和严良的区别又好像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彼此的影子,吴邪,你现在在哪儿,我找不到你呢。
 
拿着装盘出来的煎蛋,严良来到桌子旁,放下煎蛋,一眼就看到心不在焉像颗霜打的白菜一样的小孩,这是怎么了,刚才还是九点钟的太阳呢,怎么突然就蔫了。

伸手抚上小孩的嘴角,说:“多大的人了,吃个早餐嘴角还沾酱,怎么打算留到过年?”拿手指从小孩嘴角划过去的时候,方向似乎有倾斜,似故意又似无意的从小孩嘴边搽过,他呆呆的,突然惊醒,受惊一样的从桌位上跳起来,膝盖碰到桌子,龇牙斯了一声,看到边上杵着的严良,又突然觉得没面,揉揉膝盖站直身体,自以为很有气势的看着严良,殊不知这幅表情落到某些老油条眼里有多虚张声势。像只追自己尾巴绊倒自己还冲主人汪汪叫的小奶狗,带着自以为是的凶萌。严良挑挑眉,侧头看着毛都炸起来的小孩,“怎么了这是,一惊一乍的,怎么的吃个早餐还吃出国家大事来了,让你凳子长针怎么都坐不住?”

“严良,你有病吧,有酱你告诉我啊,你,你还动手,还还”,“还怎了,帮你我还被你凶,你这小孩怎么这么不知好赖”。脚交叉懒洋洋脸上得意洋洋带着痞气,吊儿郎当的倚靠在桌边逗小孩,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严良,你无耻,你一大人你还欺负小孩”,扁起嘴,委屈的拿眼斜看严良,膝盖更痛了,更加是怒气冲冲又委屈巴巴,眼圈都红了。

严良脸色突然严肃,看着一脸委屈的小孩,跨步走过去,小孩受惊似的想往后退,却又笃定男人不会伤害他,固执的不肯后退,男人来到小孩边上,一把扛起小孩就往沙发走,小孩反应过来奋起反抗,却惨被打屁股镇压,“别闹”。小孩捂住被打的屁股,愤愤的把脸埋在男人脖颈处,“丢死人了,死了算了”。男人感受着小孩温热的呼吸,抑制住心里不断涌上来的旖念,小孩还小,别吓着人家了,严良你可是人民的公仆,不能知法犯法。

来到沙发上,准备放下小孩,却被小孩紧紧搂住肩膀,死活不肯把头抬起来,没办法,严良只好一边像是抱着巨型娃娃般抱着小孩,一边伸手去拿旁边柜子上的药油。

 
轻轻拍打小孩的背部,示意小孩挪动身体,小孩摇摇头,还是不肯把埋在脖子处的头抬起来,得,由他吧。

“忍忍,我现在给你搽药油,你这细皮嫩肉的,不管它,一会保准肿的跟馒头似的,这药油是警队特供的,比外面的药效要好,就是搽上去会火辣辣的疼,你忍一忍,我把淤血都给你揉开了,明天就不疼了”,小孩扭扭身体,身体蹭着严良,脑袋恨不得埋到人严良脖子根,闷声闷气的回声好。

拉开小孩的裤腿向上撩,“啧,真白”,又看到磕到明显青了一块的膝盖,心悠悠的疼,严良啊严良,以前被人犯在身上开了几道口子都不疼的人现在也会心疼,你真是栽了,这才见了几次就对人家动心了,人家大好的年华凭什么看上你这没钱没脸的中年老男人呢?小孩见面就往身上扑,敢情是拿你来当替身了,看来我还要谢谢那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男人,可是黎簇,无论在相像,人都是不同的,就像同一颗树上没有相同的叶子。

吴邪,这个人不简单,抬头看看扑在自己怀里的小孩,心里叹口气,小破孩,心思都写在脸上,哪里是肮脏又心思缜密的老男人的对手,什么都不管,就往坑里跳,想到昨天晚上小孩睡着姿势太差漏出来背上的痕迹,看来要查查看那个叫吴邪的人,这么傻,被人卖了都要给人数钱,摸摸小孩的脑袋,拿起手边的药油,倒在手心开始搓揉小孩的膝盖,真滑,加大手里的力气认认真真的给小孩揉起来。

“撕”我吃痛,忍不住向后仰伸长脖子,却被小孩死死搂住,松开口,又找个地方从新下口,“诶诶诶诶,松口,松口,小崽子,你还咬上瘾了啊,昨天咬的还没好呢,今天你又给我咬”,“ 不,我疼”瓮声瓮气说完,小孩又加大力气咬着我不放,我翻个白眼,手抬起小孩的腿,放在我大腿上,手里动作不停,得得得,惹不起,大不了等会儿去打狂犬疫苗,

啧,一个两个都是债。

【严簇+邪簇】思念无声4

第一章:http://chongdianxiaoq.lofter.com/post/1e53586b_12b32e399

第二章:http://chongdianxiaoq.lofter.com/post/1e53586b_12b34b69d

第三章:http://chongdianxiaoq.lofter.com/post/1e53586b_12b33e97d

全文ooc,沙雕脑洞,沙雕文笔

老规矩不喜点❌

黎簇,你好,我叫严良,请多指教

——严良

抱着小孩一路快走,终于来到门口,掂了掂小孩,右手放开手上的行李箱,准备拿右口袋里存着的钥匙,“撕”小孩你咬我干嘛?松口,松口,小孩不仅不松口,反而恶狠狠光明正大的拿某人的脖子磨牙,来回摩擦不算,还加大了搂脖子的力气,阎王被嘞的往后仰,低头看着小孩的发旋,看到玻璃上倒映着小孩浸满眼泪双眼通红却死死咬着嘴下的皮肤倔强的不让泪眼夺框而出的双眼,正了正身体,移动了下托着小孩的左手,让小孩抱的更舒服些,小孩动了动身体,把自己埋的更深。

右手掏出钥匙打开门,东子正在沙发上打游戏,听到声音机警的抬起头看了眼严良,嗯正常,继续,想着头又低下开始王者荣耀,

诶嘛,

不对啊,

阎王是不是手里抱着个东西?

抱着个东西?

抱着东西?

东西?

嗯?

一抬头,看到一个手里抱着巨型娃娃一张脸乌云密布,眼里写着“你死定了”的活阎王,吓得跳起来,正打算叫人,结果被阎王一个眼神制止,抬手轻抚小孩的背,安抚换了环境不安的小孩,小孩像是只不安的小兽搂紧脖子,不安又彷徨的把自己紧紧缩在严良怀里,轻抚的手一路往上,清晰的感受到小孩微微抖动,温热得触感沿着掌心蔓延向上,男人的眼神暗了暗,手掌却依旧向上来到男孩的后脑勺,小孩的头发浓密又松软,带着少年特有的朝气,手下用力,把小孩更贴近自己的胸口,“别怕,我们到家了”。

“嗯,我们回家了”

感受到胸口处的湿润,不禁心疼的把小孩搂紧,这小孩到底多缺爱,啧头疼。

指了指后面的行李箱,东子赶忙跑过去接过拿进门内,我抱着小孩做到沙发上,移动身体,给小孩做了阎王牌人肉沙发,小孩抬头看了看我,像是在确认我还在不在,唇红齿白,泪眼婆娑,却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不放,像只小鹿,似要开口,却被我阻止,我把小孩更拉进我怀里,让他侧躺着,他不明所以得看着我,我软了神色,“睡吧,好好睡一觉,有什么睡好了再说”,小孩拿脸蹭蹭我下腹,盯着我不说话,看的我不禁老脸一红,睡觉,睡觉,我把手覆在他眼睛上,感受着小孩的睫毛划过我掌心,“啧,真翘,嗯,屁股也翘”,呸呸呸,严良,人家才十八岁,东子那么大,你在想什么,滚滚滚。

小孩乖乖巧巧的侧躺在我怀里,没一会儿身体放松呼吸变得均匀,得,小孩睡着了,看着躺在我怀里的小孩,又摸摸刚才被小孩咬破的脖子,撕,真狠,都出血了。“真他娘的好看,这小孩这么没戒心,看到人就扑过来,不行,得改”想着手就爬上人小孩的脸蛋,啧啧啧,这手感,手指上下滑动感受着身下特有的少年人的肌肤,一边神游,手到是没停。

“咳咳”,东子手握成拳,轻咳出声,倚靠在门口一脸惊恐的望着我,我心下一怒,拿起边上的枕头向东子砸过去,“去去去,没事一边去,别打扰你弟弟睡觉,诶动作轻点听到没,人舟车劳顿可不得好好休息。”

东子蹭到我边上,望了望睡着的小孩,一脸欲言又止的望着我,我不耐的看着,“有什么要说的赶紧问”,东子一脸紧张的看看小孩又看看阎王,心里又纠结又忐忑,最后心里的良知占了上风,顶着阎王满身不耐烦,磕磕绊绊说到“那啥,阎王,拐卖未成年人犯法,这,他,嗯即使要成为我后妈,现在也太早了”,说完,跐溜就往外窜,我一把拿起枕头恶狠狠扔过去,想起身,小孩像是感受到什么,紧拽着我的衣服身体缩紧,神色不安的眼皮轻颤,像是要醒来,我赶紧做回去,拿手轻拍,小孩动动鼻子,鼻翼收缩,拿头蹭蹭我胸口,囔囔着“别走”,我拿手一下一下轻抚小孩背,一边拿眼刀望着东子,东子满脸悲愤,看我的眼神活像一个拐卖犯,我头疼的捏捏眉头,得,一个两个都是爷。

“过来,赶紧的”,我拿手对着东子轻挥,侧头看了眼哆哆嗦嗦躲在墙角的东子,头更痛了,“过来”,东子咽了口口水,慢悠悠的往这边挪动,我不耐烦的望着他,他赶紧跑过来,“坐”,东子一脸紧张的坐下,我拍着小孩,“这小孩叫黎簇,十八岁,9月份的,比你小两个月,我一亲戚的同学,这次寒假过来是来旅游的,你那屋赶紧收拾收拾,你们俩住一屋,你那些坏习惯都收收,别吓着小孩,还有,你那房间跟猪窝似的,以后脏衣服臭袜子换下来就得给我洗了,别放在那儿发馊”。

“你不也脏衣服不洗,没衣服就直接轮着穿吗,干嘛突然这么讲究”,东子不服气的说,“啪,臭小子,还敢顶嘴了是吧”东子捂着头,“你又打我”,“啪”臭小子,打你怎么了,你不爱干净还有理了,咱俩以后互相监督,以后我会买个洗衣机,洗完澡就吧衣服丢里面去洗,知道了吗。

“诶诶诶”东子连头都不捂了,高兴的抬头“诶,洗衣机都坏了多久了,我以前问你好多遍从新买你都懒的买,现在怎么转性了”,“去去去,赶紧的,钱包在桌子上。自己拿钱去顺电定了,好让他赶紧送过来”。

“诶”东子高兴的跑到桌上拿起钱包准备出门,临出门还探头望了我一眼,看得我心痒痒,“阎王,你是人民公仆警察,不要知法犯法啊,虽然我不介意有一个后妈,但是他现在太小了”,可去你的把,这是亲戚家的小孩我只是代为照顾,你年纪轻轻怎么满脑子废料,还不赶紧去,滚滚滚。

“才不是废料,你都不知道你望向那个人的眼神,我妈你都没有这么温柔的眼神”,可拉到把你,还不走,拿起枕头,威胁的看着东子。

东子朝我做了个鬼脸,高兴的遛了,我放下枕头,摇摇头,扯起嘴角,不知道自己乐什么。

回头望着小孩,忍不住想要来跟烟,熟门熟路的摸出口袋里的烟,刚要点火,又突然停住了,得了,小孩一看就是娇生惯养,杜绝二手烟从我做起。摸着小孩触感良好的背,似乎自己也有点睡意,扯过沙发边的小毯子,盖在小孩身上,眯起眼睛,手一下一下拍打小孩背部,缓缓睡着了。

“老板,黎簇已经到了哈尔滨严良家了,这是严良的资料”,“我知道了,放在边上”,我看着手里的文件头也不抬的吩咐,

“老板,我觉得你应该重视这个叫严良的人,他长的和你一模一样,我怀疑这是不是汪家人的阴谋”,抬起头,看着一脸担心自己的王萌,揉揉眉心,放下笔,拿起放在桌上严良的资料,还真是和我一模一样,连岁数都一样,一毕业就进入重案组,后因帮犯人做伪证而被降职做一个片警,黑白两道通吃,江湖人称“阎王”,还是个狠角色,在哈尔滨算是一个名人,“黎簇,你怎么和这种人打起了交道。”

“老板,你看要不要我派人去盯着”,我侧头思考了一会儿,“派人远远盯着就好,不要让严良有所怀疑,有什么异动,随时联系我。”“好的,老板”

望着窗外,盯了许久直到夕阳西沉,才突然转醒,“黎簇,我该拿你怎么办?大好年华又何必浪费在我这一把年纪的中年人身上”,皱紧眉头“严良”,这个人又是什么目的呢?“黎簇,你看到一个和我一样的人又是什么反应呢?”,我自嘲的笑笑,年纪大了就爱胡思乱想,“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去长白山接小哥,无数人的牺牲,围满了无辜的,恶意的,可怜的,活的,死的,欠了的,还债的,无数人编织了数年的网终将要落下,命运谁都跑不掉,唯一能做的只有往前走,不回头,“黎簇,你明白吗,能离开,有多幸运,千万不要在把自己牵扯进来,

黎簇,

黎簇”

“笨小孩”

夕阳西沉,睁开眼睛,看着熟睡的小孩,满满得满足感充盈在心头,像是有什么一直离开的宝藏从新回到了手中一样。

“嗯”小孩扭动身体,蹭蹭我胸口,睫毛轻颤,张开眼睛,我低下头与他靠的极尽,小孩呆楞楞的望着我,我扬起嘴角

“嗨,小孩,我叫严良,请多指教”

“严良?”

“嗯,我叫严良,这里是我家,而你躺在我怀里,我不知道你把我认成谁,从现在开始,记住,我叫严良,我是一个人民警察,你以后的监护人,以后,不要记错我的名字”!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