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小q

为爱发电,随缘更新

【汪家首领x黎簇】记一个沙雕脑洞8

黑化病娇梨,第一人称视角

我就想看小孩坐上来自己动,

ooc,我就想写老男人和小破孩的那点事儿

沙雕文笔,脑洞是群里各位小仙女提供的

 

接上文:

多可笑,我在古童京里爱上了一个绑架犯

如今,在汪家我又爱上另一个绑架犯

我还想要睡他,想要征服他,

想要他彻底的变成我的,从身到心,都是我的

你说,这是不是报应?

 

“小孩,该吃饭了”我看着汪家首领像我走来,手上拿着一个盒饭,“啧,自己吃馒头,也要供应给一个囚犯吃肉吗,是怕我死了没人读取费洛蒙吗?”,我不无恶意的想,把盒饭放在桌子上,汪家首领来到我的床边,微微弯头,伸手向我额头探来,我往后缩了缩,他却强硬的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温热的手掌,上面有着握惯枪刀留下来的老茧,粗糙的手掌清晰的记忆着这个男人以往的岁月,这是一个危险的亡命之徒,他的手上带着一股三十多岁男人特有的味道,强势的萦绕在我周围,那是烟草和岁月的味道,我应该挥开这只手,但他却莫名的让我安心。

 

“嗯,烧已经退了,好好休息这几天就好了”,他把手从我身上拿开,我抬起头,直直的望向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漆黑一片正中心满满倒影着我的身影,这个男人心里有我,不,他的心满满的都是我,不知为何,我的心开始雀跃,一丝不为人知的隐秘快感从我的心传达到我的脑,我清晰的知道,我黎簇,想睡这个男人,想要他变成我的,从里到外,散发出我的味道。

 

我舔了舔嘴唇,他的身体一僵,我分明看到他喉结微微一动,我笑了,这个男人是我的了。

 

我与他距离不过5公分,他的呼吸喷洒在我脸上,他准备直起身,“叔叔,我疼,”他立马紧张起来,想都不想的靠近我,一把把我搂在怀中,上上下下仔细检查着,“哪儿疼,是不是昨天读取费洛蒙后遗症还在?”我靠在他的怀中,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紧紧的揪着,感受着他的手在我身体上四处摸索,耳边听着他紧张的呼吸,我,硬了。

涨的发疼,我想要他,现在就要!

 

“叔叔,我心疼,你摸摸”,说完,放开被我揪的发皱的衣服,手缠绕在他的脖颈处,脚坏心眼的蹭蹭他的腰,他的身体猛地一僵,想也不想的想要把我撕下来扔下去,反应过来手一顿,反射性的将我搂紧,“哼,别想跑”,想完,脚紧紧的夹紧男人的腰,抬头,恶狠狠地向男人的唇砸去,老男人看起来这么老,嘴巴真软,一边想着,一遍摸出藏在手上的针筒,趁着男人还沉浸在我主动吻他的情况中没反应过来,拿起针筒,朝着脖子就扎了下去,老男人放开搂紧我的我手,抓住我扎下针筒的手想要把针拔出来,“啧,不亏是老男人,手劲真大,在汪家这么多天,我也不是吃素的”一口咬下去,鲜血淋漓,趁着老男人吃痛,一把把药剂推入老男人的身体,他的身体软了下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缓缓倒下。

 

我和他一起倒向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多亏招待所的地毯够厚,才没有发乎大的声响,真是要感谢老男人的积威,只要有他在就没人敢进来,我搂着老男人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颈脖处,深深的吸一口气,心里,肺里,满满都是他的味道。

 

我用绳子把他手脚绑起来,他一直沉默的用漆黑深层的眼神看着我,“你不好奇我准备干什么吗?”,我对着被我五花大绑在床上的男人说道,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这周围都是汪家的人,你走不出去的,不要干傻事”,“傻事,哈哈哈哈哈哈,”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对了就是傻事,不仅傻还蠢。

 

一把推到男人,翻身做在他身上,拿出他藏在身上的短刀,拔开刀鞘扔在一边,胸口起起伏伏,我兴奋的发狂,像是呼吸不上气来,死死的盯着床上的男人,男人直直的望这我,蹙着眉头,似要说些什么,我拿起刀,刀尖从男人的额头一点点划过男人的眼睛,鼻梁,在来到那张我以前恨不得撕了,现在却相想狠狠吻住的嘴巴,上面献血淋漓,新鲜的血液源源不断的从伤口处涌出,溢出的鲜血染满了他的双唇,向四处滑落,刀随着他调皮的血液,从嘴唇向下,来到他的下巴,在往下来到他的喉结处,它不安的滑动着,紧绷的身体,紧缩的肩膀和微微起伏的胸膛都彰显着这个男人的紧张,兴奋,颤动,他硬了。

 

“呵,男人”在往下血珠隐落在他的领口处,被黑色的面料吸收,了无痕迹,“刷刷”两下,挑开男人的衣服,顺着被划开的口,刀尖向下顶着男人肉一点点划开男人的衣服,身下的男人终于有点慌了,“黎簇,你还小,你还有很多的选择,你在做下去,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余地”,怒从心里,我一把扔掉手里的刀,听着他落地的声音,付下身,“刺啦”一声,撕裂男人的衣服,与他身体相贴,“你给我余地了吗?你,吴邪,你们谁给过我余地,强硬的闯入我的生活,任意的给他涂上你们想要的颜色,想要的时候给根骨头,不要的时候仍在一边,你们把我当什么?”。“一条挥之即来的狗,还是一个可以用完就扔的棋子”,“不过你们没想到吧,一个棋子也会有反噬主人的一天!”,“黎簇,你放开我,一切好商量,这条路太难走,你根本不适合走这样的路”,他想要挣扎,却动弹不得,“难走,我有的选择吗?所有的路除了被你们安排的,都被你们堵死了,我,只能往前走”。

 

“黎簇,你放开,难道你不想要沈琼,吴邪和你那两个兄弟的命了吗”,我看着他的眼睛,突然笑了,付下身子,与他手指相缠,吻上了他的嘴唇,“他们的命,你拿走不走,我的命,你拿走吧,反正他从来不属于我”!

 

未完待续

TBC

 


评论(1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