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小q

为爱发电,随缘更新

【严簇+邪簇】思念无声2

全文ooc,沙雕脑洞,沙雕文笔

只是想找个人爱黎簇

文笔一如既往的渣渣。不喜点❌

吴邪,你在哪儿呢?我想你了

——黎簇

我简直是有病,高考完了,哪儿不能去,偏偏跑到这十月份就要穿秋裤的大北方,揉揉被冻僵的鼻子,看了着手上的地址,叹了口气,想要出门旅游换换心情,苏万那二傻子就让我来东北,一边旅游,一边帮他把他妈带给他三舅爷的东西给他人肉带过去,他连他舅爷面都没见过,还要我来,没想到苏妈妈还有这么远的亲戚,按他的说法:一来算是找个地陪,二来有个落脚处有人看着总不至于说流落街头,我难道不会住酒店吗?算了来都来了,走吧,去找找苏万的三舅爷,就当是还苏万那个笨蛋陪我到处找吴邪的人情吧,

吴邪

吴邪

吴邪

想到这个名字后牙痒的紧,老王八蛋,变态,人渣,绑架犯,人模人样的中年老男人,死变态,

你在哪儿呢?

我侧头看着哈尔滨晴空万里的蓝天,你现在是不是也和我在一片蓝天下呢?

眨眨眼,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那个人的手掌干燥温暖,带着长期握刀留下的老茧,粗糙,但却温暖,暖到我心里。

吴邪......我这次高考考了666′呢,再也不是你嘴里那个不学无术的小学渣了,没想到吧,我可是要当工程师的男人!

吴邪,你在哪儿呢?

这次

我真的打算忘记你了,从新开始,从头来过!

我拿着旅行箱,费力的在狭小人来人往的小巷子里穿梭,哎,妈呀,感情这三舅爷是不是耗子托生。专住在这七拐八拐的地方,抬头擦擦被高空降落的空调水弄湿的头发,低头看了看写着地址的纸条,老农行小区25栋303室,25栋,抬头瞄了眼前头写着楼牌号的筒子楼,嗯,26号,25号应该就在这附近。在找找。

找到了,25栋,就是这,我拿出手机开始输入苏万给我的号码,这个人叫严良,严良,听名字感觉年纪不大,怎么就成苏万的三舅爷了,辈分可真大。

“喂,你好”,手机传来我熟悉的声音,我握着手机呆呆的,是吴邪的声音,是他吗?吴邪是你吗?

对面见我没说话,又喂了一声,我打了一个机灵,死死压抑住自己的声音,“你好我是黎簇,打扰了,请问是严先生吗?,我是苏万的同学,我叫黎簇,我,”

我还未说完,对面就传来懒洋洋的声音,“知道了,小孩,回头,”

我抬起头,瞪大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前方,我不知道自己当时到底怎么了,控制不住的飞奔过去,飞奔着朝着这个人跑去,一把抱住这个逆着光左手拿着手机懒洋洋朝我挥手的人,死死搂住。“太好了,”

“诶诶诶诶,小孩,你这是做什么啊,快快快,赶紧放开,”男人被抱着,左右扭动,着急又来气,挨得太进,又不敢用巧劲把小孩推开,怕伤到小孩,看着挨着他怀里,蹭来蹭去毛绒绒的小脑袋,突然心软手痒,手不知不觉爬上人小孩的脑袋,左右秃噜,摸的声音都软下来了,“小孩,快把我放开,乖,”

小孩左扭又扭,就是不放开,突突抬起头,对着男人笑颜如花,小孩本来就唇红齿白,长得好看。他一定不知道这时候的他有多美,他的眼睛里有光,明亮耀眼,晃的男人一阵恍惚,手直接从人脑袋上,顺溜着就划到了人脸蛋上,小孩眯着眼睛拿脸蹭蹭男人的手,睁开眼睛,测着头软软的说,“带我回家”

男人像是被迷惑了一般,抬起另一只手,附上小孩的眼睛,神情掩在阴影中,看不清神情,声音就像是从喉咙口硬挤出来的一样“好,我带你回家”。

评论(9)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