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小q

为爱发电,随缘更新

【严簇+邪簇】思念无声4

第一章:http://chongdianxiaoq.lofter.com/post/1e53586b_12b32e399

第二章:http://chongdianxiaoq.lofter.com/post/1e53586b_12b34b69d

第三章:http://chongdianxiaoq.lofter.com/post/1e53586b_12b33e97d

全文ooc,沙雕脑洞,沙雕文笔

老规矩不喜点❌

黎簇,你好,我叫严良,请多指教

——严良

抱着小孩一路快走,终于来到门口,掂了掂小孩,右手放开手上的行李箱,准备拿右口袋里存着的钥匙,“撕”小孩你咬我干嘛?松口,松口,小孩不仅不松口,反而恶狠狠光明正大的拿某人的脖子磨牙,来回摩擦不算,还加大了搂脖子的力气,阎王被嘞的往后仰,低头看着小孩的发旋,看到玻璃上倒映着小孩浸满眼泪双眼通红却死死咬着嘴下的皮肤倔强的不让泪眼夺框而出的双眼,正了正身体,移动了下托着小孩的左手,让小孩抱的更舒服些,小孩动了动身体,把自己埋的更深。

右手掏出钥匙打开门,东子正在沙发上打游戏,听到声音机警的抬起头看了眼严良,嗯正常,继续,想着头又低下开始王者荣耀,

诶嘛,

不对啊,

阎王是不是手里抱着个东西?

抱着个东西?

抱着东西?

东西?

嗯?

一抬头,看到一个手里抱着巨型娃娃一张脸乌云密布,眼里写着“你死定了”的活阎王,吓得跳起来,正打算叫人,结果被阎王一个眼神制止,抬手轻抚小孩的背,安抚换了环境不安的小孩,小孩像是只不安的小兽搂紧脖子,不安又彷徨的把自己紧紧缩在严良怀里,轻抚的手一路往上,清晰的感受到小孩微微抖动,温热得触感沿着掌心蔓延向上,男人的眼神暗了暗,手掌却依旧向上来到男孩的后脑勺,小孩的头发浓密又松软,带着少年特有的朝气,手下用力,把小孩更贴近自己的胸口,“别怕,我们到家了”。

“嗯,我们回家了”

感受到胸口处的湿润,不禁心疼的把小孩搂紧,这小孩到底多缺爱,啧头疼。

指了指后面的行李箱,东子赶忙跑过去接过拿进门内,我抱着小孩做到沙发上,移动身体,给小孩做了阎王牌人肉沙发,小孩抬头看了看我,像是在确认我还在不在,唇红齿白,泪眼婆娑,却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不放,像只小鹿,似要开口,却被我阻止,我把小孩更拉进我怀里,让他侧躺着,他不明所以得看着我,我软了神色,“睡吧,好好睡一觉,有什么睡好了再说”,小孩拿脸蹭蹭我下腹,盯着我不说话,看的我不禁老脸一红,睡觉,睡觉,我把手覆在他眼睛上,感受着小孩的睫毛划过我掌心,“啧,真翘,嗯,屁股也翘”,呸呸呸,严良,人家才十八岁,东子那么大,你在想什么,滚滚滚。

小孩乖乖巧巧的侧躺在我怀里,没一会儿身体放松呼吸变得均匀,得,小孩睡着了,看着躺在我怀里的小孩,又摸摸刚才被小孩咬破的脖子,撕,真狠,都出血了。“真他娘的好看,这小孩这么没戒心,看到人就扑过来,不行,得改”想着手就爬上人小孩的脸蛋,啧啧啧,这手感,手指上下滑动感受着身下特有的少年人的肌肤,一边神游,手到是没停。

“咳咳”,东子手握成拳,轻咳出声,倚靠在门口一脸惊恐的望着我,我心下一怒,拿起边上的枕头向东子砸过去,“去去去,没事一边去,别打扰你弟弟睡觉,诶动作轻点听到没,人舟车劳顿可不得好好休息。”

东子蹭到我边上,望了望睡着的小孩,一脸欲言又止的望着我,我不耐的看着,“有什么要说的赶紧问”,东子一脸紧张的看看小孩又看看阎王,心里又纠结又忐忑,最后心里的良知占了上风,顶着阎王满身不耐烦,磕磕绊绊说到“那啥,阎王,拐卖未成年人犯法,这,他,嗯即使要成为我后妈,现在也太早了”,说完,跐溜就往外窜,我一把拿起枕头恶狠狠扔过去,想起身,小孩像是感受到什么,紧拽着我的衣服身体缩紧,神色不安的眼皮轻颤,像是要醒来,我赶紧做回去,拿手轻拍,小孩动动鼻子,鼻翼收缩,拿头蹭蹭我胸口,囔囔着“别走”,我拿手一下一下轻抚小孩背,一边拿眼刀望着东子,东子满脸悲愤,看我的眼神活像一个拐卖犯,我头疼的捏捏眉头,得,一个两个都是爷。

“过来,赶紧的”,我拿手对着东子轻挥,侧头看了眼哆哆嗦嗦躲在墙角的东子,头更痛了,“过来”,东子咽了口口水,慢悠悠的往这边挪动,我不耐烦的望着他,他赶紧跑过来,“坐”,东子一脸紧张的坐下,我拍着小孩,“这小孩叫黎簇,十八岁,9月份的,比你小两个月,我一亲戚的同学,这次寒假过来是来旅游的,你那屋赶紧收拾收拾,你们俩住一屋,你那些坏习惯都收收,别吓着小孩,还有,你那房间跟猪窝似的,以后脏衣服臭袜子换下来就得给我洗了,别放在那儿发馊”。

“你不也脏衣服不洗,没衣服就直接轮着穿吗,干嘛突然这么讲究”,东子不服气的说,“啪,臭小子,还敢顶嘴了是吧”东子捂着头,“你又打我”,“啪”臭小子,打你怎么了,你不爱干净还有理了,咱俩以后互相监督,以后我会买个洗衣机,洗完澡就吧衣服丢里面去洗,知道了吗。

“诶诶诶”东子连头都不捂了,高兴的抬头“诶,洗衣机都坏了多久了,我以前问你好多遍从新买你都懒的买,现在怎么转性了”,“去去去,赶紧的,钱包在桌子上。自己拿钱去顺电定了,好让他赶紧送过来”。

“诶”东子高兴的跑到桌上拿起钱包准备出门,临出门还探头望了我一眼,看得我心痒痒,“阎王,你是人民公仆警察,不要知法犯法啊,虽然我不介意有一个后妈,但是他现在太小了”,可去你的把,这是亲戚家的小孩我只是代为照顾,你年纪轻轻怎么满脑子废料,还不赶紧去,滚滚滚。

“才不是废料,你都不知道你望向那个人的眼神,我妈你都没有这么温柔的眼神”,可拉到把你,还不走,拿起枕头,威胁的看着东子。

东子朝我做了个鬼脸,高兴的遛了,我放下枕头,摇摇头,扯起嘴角,不知道自己乐什么。

回头望着小孩,忍不住想要来跟烟,熟门熟路的摸出口袋里的烟,刚要点火,又突然停住了,得了,小孩一看就是娇生惯养,杜绝二手烟从我做起。摸着小孩触感良好的背,似乎自己也有点睡意,扯过沙发边的小毯子,盖在小孩身上,眯起眼睛,手一下一下拍打小孩背部,缓缓睡着了。

“老板,黎簇已经到了哈尔滨严良家了,这是严良的资料”,“我知道了,放在边上”,我看着手里的文件头也不抬的吩咐,

“老板,我觉得你应该重视这个叫严良的人,他长的和你一模一样,我怀疑这是不是汪家人的阴谋”,抬起头,看着一脸担心自己的王萌,揉揉眉心,放下笔,拿起放在桌上严良的资料,还真是和我一模一样,连岁数都一样,一毕业就进入重案组,后因帮犯人做伪证而被降职做一个片警,黑白两道通吃,江湖人称“阎王”,还是个狠角色,在哈尔滨算是一个名人,“黎簇,你怎么和这种人打起了交道。”

“老板,你看要不要我派人去盯着”,我侧头思考了一会儿,“派人远远盯着就好,不要让严良有所怀疑,有什么异动,随时联系我。”“好的,老板”

望着窗外,盯了许久直到夕阳西沉,才突然转醒,“黎簇,我该拿你怎么办?大好年华又何必浪费在我这一把年纪的中年人身上”,皱紧眉头“严良”,这个人又是什么目的呢?“黎簇,你看到一个和我一样的人又是什么反应呢?”,我自嘲的笑笑,年纪大了就爱胡思乱想,“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去长白山接小哥,无数人的牺牲,围满了无辜的,恶意的,可怜的,活的,死的,欠了的,还债的,无数人编织了数年的网终将要落下,命运谁都跑不掉,唯一能做的只有往前走,不回头,“黎簇,你明白吗,能离开,有多幸运,千万不要在把自己牵扯进来,

黎簇,

黎簇”

“笨小孩”

夕阳西沉,睁开眼睛,看着熟睡的小孩,满满得满足感充盈在心头,像是有什么一直离开的宝藏从新回到了手中一样。

“嗯”小孩扭动身体,蹭蹭我胸口,睫毛轻颤,张开眼睛,我低下头与他靠的极尽,小孩呆楞楞的望着我,我扬起嘴角

“嗨,小孩,我叫严良,请多指教”

“严良?”

“嗯,我叫严良,这里是我家,而你躺在我怀里,我不知道你把我认成谁,从现在开始,记住,我叫严良,我是一个人民警察,你以后的监护人,以后,不要记错我的名字”!

TBC

评论(1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