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小q

为爱发电,随缘更新

【严簇x邪簇】思念无声5

全文ooc,沙雕脑洞,沙雕文笔

老规矩不喜点❌
 
无论在相像,都是不同的,就像同一颗树上没有相同的叶子
                           ——严良

“小孩,过来吃饭了”,男孩回头,严良盯着小孩看了一会儿,小孩被盯得满脸疑惑的望着男人,男人无奈的轻笑出声“多都大了,怎么刷个牙还能把牙膏糊到脖子上”。
男人的朝着小孩伸手,手在半空中停了一会儿,才轻轻碰了碰小孩的肩膀,仿佛是验证某种隐秘的东西一般,手指轻而缓的上划到小孩的脖颈里,似在享受手下滑嫩又带着少年朝气的肌肤,感受着小孩血管在掌心下跳动的触感。停留了好一会儿才把那点牙膏轻轻擦拭掉,长长叹出一口气,温柔又无奈。男孩心里头泛酸,心里莫名有点不是滋味,恍然觉得这声叹气里藏着一种隐隐的欲望,还有很多不敢想也不敢碰的东西潜伏在里面。危险而又带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男孩脸蛋不争气的染上脂霞,一点点蔓延到耳根在缓缓向下没入衣服,他突然感到脸蛋一热,才发现男人的手指不知什么时候滑到了男孩的脸上,手指微曲,中指和食指的指甲缓缓滑动,停留在脸上,变换姿势,狠狠一捏,“小孩,再不吃早餐就凉了”,男孩像是突然惊醒,瞪大眼睛,一蹦三尺高,手覆住男人捏过的脸颊,又惊又怒还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害羞,张牙舞爪的对着男人,“诶诶诶诶,严亮,你有病啊,一大早就捏我脸”,“哟呵,小孩你是一点都不怕我了啊”,为小孩拉开椅子,“小孩,坐,常常你严大厨的手艺”。说完转头又回到厨房忙活。
 
小孩忽略掉心里怪异的感觉,探头一看,哟呵,中式早餐标配,还搭配一颗香肠爱心煎蛋,卖相不错嘛,小孩傻乐抬头乐滋滋的对着阎王背影笑的牙不见眼,一屁股坐下,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看人民公仆的手艺如何,拿起叉子才发现餐厅只有严良和他两个人,小孩眼睛滴溜溜左顾右盼,“别找了,东子一早就去补习班了,不在家”严良穿着金龙鱼买一送一赠送的小猪佩奇粉色围裙,背对着黎簇手里不停,一颗漂亮的煎蛋就出锅了。
 
望着在厨房忙活的严良,黎簇突然发现他好像可以区分出吴邪和严良的区别又好像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彼此的影子,吴邪,你现在在哪儿,我找不到你呢。
 
拿着装盘出来的煎蛋,严良来到桌子旁,放下煎蛋,一眼就看到心不在焉像颗霜打的白菜一样的小孩,这是怎么了,刚才还是九点钟的太阳呢,怎么突然就蔫了。

伸手抚上小孩的嘴角,说:“多大的人了,吃个早餐嘴角还沾酱,怎么打算留到过年?”拿手指从小孩嘴角划过去的时候,方向似乎有倾斜,似故意又似无意的从小孩嘴边搽过,他呆呆的,突然惊醒,受惊一样的从桌位上跳起来,膝盖碰到桌子,龇牙斯了一声,看到边上杵着的严良,又突然觉得没面,揉揉膝盖站直身体,自以为很有气势的看着严良,殊不知这幅表情落到某些老油条眼里有多虚张声势。像只追自己尾巴绊倒自己还冲主人汪汪叫的小奶狗,带着自以为是的凶萌。严良挑挑眉,侧头看着毛都炸起来的小孩,“怎么了这是,一惊一乍的,怎么的吃个早餐还吃出国家大事来了,让你凳子长针怎么都坐不住?”

“严良,你有病吧,有酱你告诉我啊,你,你还动手,还还”,“还怎了,帮你我还被你凶,你这小孩怎么这么不知好赖”。脚交叉懒洋洋脸上得意洋洋带着痞气,吊儿郎当的倚靠在桌边逗小孩,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严良,你无耻,你一大人你还欺负小孩”,扁起嘴,委屈的拿眼斜看严良,膝盖更痛了,更加是怒气冲冲又委屈巴巴,眼圈都红了。

严良脸色突然严肃,看着一脸委屈的小孩,跨步走过去,小孩受惊似的想往后退,却又笃定男人不会伤害他,固执的不肯后退,男人来到小孩边上,一把扛起小孩就往沙发走,小孩反应过来奋起反抗,却惨被打屁股镇压,“别闹”。小孩捂住被打的屁股,愤愤的把脸埋在男人脖颈处,“丢死人了,死了算了”。男人感受着小孩温热的呼吸,抑制住心里不断涌上来的旖念,小孩还小,别吓着人家了,严良你可是人民的公仆,不能知法犯法。

来到沙发上,准备放下小孩,却被小孩紧紧搂住肩膀,死活不肯把头抬起来,没办法,严良只好一边像是抱着巨型娃娃般抱着小孩,一边伸手去拿旁边柜子上的药油。

 
轻轻拍打小孩的背部,示意小孩挪动身体,小孩摇摇头,还是不肯把埋在脖子处的头抬起来,得,由他吧。

“忍忍,我现在给你搽药油,你这细皮嫩肉的,不管它,一会保准肿的跟馒头似的,这药油是警队特供的,比外面的药效要好,就是搽上去会火辣辣的疼,你忍一忍,我把淤血都给你揉开了,明天就不疼了”,小孩扭扭身体,身体蹭着严良,脑袋恨不得埋到人严良脖子根,闷声闷气的回声好。

拉开小孩的裤腿向上撩,“啧,真白”,又看到磕到明显青了一块的膝盖,心悠悠的疼,严良啊严良,以前被人犯在身上开了几道口子都不疼的人现在也会心疼,你真是栽了,这才见了几次就对人家动心了,人家大好的年华凭什么看上你这没钱没脸的中年老男人呢?小孩见面就往身上扑,敢情是拿你来当替身了,看来我还要谢谢那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男人,可是黎簇,无论在相像,人都是不同的,就像同一颗树上没有相同的叶子。

吴邪,这个人不简单,抬头看看扑在自己怀里的小孩,心里叹口气,小破孩,心思都写在脸上,哪里是肮脏又心思缜密的老男人的对手,什么都不管,就往坑里跳,想到昨天晚上小孩睡着姿势太差漏出来背上的痕迹,看来要查查看那个叫吴邪的人,这么傻,被人卖了都要给人数钱,摸摸小孩的脑袋,拿起手边的药油,倒在手心开始搓揉小孩的膝盖,真滑,加大手里的力气认认真真的给小孩揉起来。

“撕”我吃痛,忍不住向后仰伸长脖子,却被小孩死死搂住,松开口,又找个地方从新下口,“诶诶诶诶,松口,松口,小崽子,你还咬上瘾了啊,昨天咬的还没好呢,今天你又给我咬”,“ 不,我疼”瓮声瓮气说完,小孩又加大力气咬着我不放,我翻个白眼,手抬起小孩的腿,放在我大腿上,手里动作不停,得得得,惹不起,大不了等会儿去打狂犬疫苗,

啧,一个两个都是债。

评论(15)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