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小q

为爱发电,随缘更新

【严簇x邪簇】思念无声13(中)

全文ooc,不喜点×,感谢追文到现在得姐妹


2018.10.30.早上6.30哈尔滨:


摸了摸小孩脑袋,身体被小孩压的死死的怪不得做了一晚上噩梦,望着睡得红扑扑的小逼崽子,也就这个时候才有点乖孩子样,轻手轻脚把小孩缠绕在身上的手脚拿开,却被小孩变本加厉缠回来"严良,不要闹,我还要睡"


蹭蹭男人,一把搂住男人往自己怀里塞,蹭蹭男人硬茬一样的头发,嗅着男人发间熟悉的烟草味和男人特有的青草味,真不知道为啥都四十好几还自带一股青草香,手又不禁加大了几分力气,嗯,在蹭蹭,管他的,说不定上辈子老男人就是只懒洋洋,不然怎么这么懒又馋,还坏。


嗯,好困,搂紧怀里的人拿脑袋蹭了好一会儿,才迷迷糊糊睡着了。剩下男人盯着抬头的下半身,欲哭无泪,逼崽子,等你长大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拿出这些年最好的技术,成功从小孩怀里扑腾出来,小孩似有所感,眼睛都还没睁开手就开始四处摸索,吓得赶紧拿枕头填满小孩怀抱,小孩像个小动物抱着枕头紧紧缠住枕头,东嗅嗅,西嗅嗅,确定这是严良的味道才安心睡过去。


我在边上乐的不行,摇摇头,这逼孩子这都跟谁学的,这么粘人。


转入洗手间,打开冷水,走入冷水中,小逼崽子。


拿起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浴室,围着浴巾走到沙发旁,阳光打在沙发上,坐在沙发上的人被映照的看不清脸庞,只能看出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穿着一身墨绿色旗袍,黑长直的头发披在肩头。


走过沙发对面一屁股坐下,看着放在茶几上的手机,SIM卡和一串钥匙。放下毛巾,拿起茶几的东西,"这都多少年了,怎么每次都来这套,电话号码不管我怎么换,第二天都会有个电话卡放在我桌子上,有意思?"


"东子我安排他到英国了,阿生在照顾。那小孩放到安全屋,等你们俩掰扯清楚了再过去接人。以免被带走"


"我的事儿你少管,我自己心里有数,小孩哪也不去,就在我家待着"


女人抬头,望了眼被踩到痛脚露出獠牙的男人,不紧不慢的说到:"自负会害了你的,阎王"


"不愿意就算了,房子周围我安排了人手,阿月你给她安排个身份贴身护着这小孩,我总觉得这次来者不善"。说完起身向门口走去。


站在门口,女人握着门把,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小良,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要把你所爱的人独自留下,不然你会后悔的",说完拉开门离开。


我仰躺在沙发上,回忆着这句话,啧,老女人自己把心尖尖弄掉了,就以为所有人都一样,幼稚。


2018.10.30下午六点


天真,你这不要命的往哈尔滨冲,怎么了,是那小崽子有什么事吗,胖子躺在椅背上,担心的冲着拿着手机不停摆弄的人说到。


"黎簇和个老男人搅和在一起了,我得带他回来。"说罢又开始那些手机摆弄起来。


看看眼泛血丝,胡拉渣子都没收拾的天真,总觉的不对劲,这模样和当年小哥进青铜门,天真不眠不休制定计划的疯魔样一模一样,执念太深总会出事的。担心的叹了口气,早知道这样之前干嘛去了,宁愿对着冷冰冰的手机,暗搓搓的让底下人给你发小孩近况,人小孩为了你命都不要了,你一句话不说拍拍屁股就走了,现在无论小孩怎样,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又有什么资格去管。你火烧屁股的赶过来又算什么。


叹了口气,算了!


谁叫我们是兄弟,你做什么我们都给你兜着。


小哥望了眼吴邪,神情严肃,"执念太深就是入魔,害人害己"!


拍拍小哥,摇了摇头。"你就由着他吧,现在的天真早就不是当年西湖边天真无邪的吴小三爷,这些年他失去的太多,现在终于有个想要握住的,即使不择手段也要得到,他已经没有可以失去的了。"


2018.10.30哈尔滨傍晚五点


小孩,这是我表妹,"童月",好好和人家相处,她这几天家里装修,今年高三了要复读家里太吵她妈就给指到我家了。男人带着一个姑娘站到小孩身边,女孩乖巧的朝着好奇的男孩打招呼,一边仗着男孩看不到,掐着严良后腰左右狞。


疼的一逼,还要在小孩面前保持微笑,扯起嘴角,对小孩说:"我去做饭,你们好好相处相处"


说完往厨房走,幸好走的快,不然就破功了,忍住去揉被纽痛的腰,一步步往前走,小孩看着呢,绝对要忍住,走到厨房,关好门,才敢长叹口气,扶住灶台弯下腰,揉揉自己的后腰,"撕,妈的疼死我了"。


"你是吴邪的表妹,那你和大叔怎么差这么多?"


姑娘笑的一脸纯良"我爸妈结婚晚,所以迟了,严良别看他糙的不行做饭还可以的"


"嗯嗯,他做饭很好吃"小孩说完,自己为不露痕迹的观察着这个说是阎王表妹的女人,女人一看就是练家子,手上还有握枪留下的老茧,这种人说是表妹的,骗小孩呢。


嘟嘟嘴,拿起手边的抱枕丢在怀里,满脸不开心,


姑娘看着小孩,在他自以为小心的观察着自己的时候就发现这小孩不简单,真不知道严良那个精虫上脑的老畜生怎么就觉得这孩子纯情可爱。


心里叹了口气,看了眼在厨房忙的不亦乐乎的男人,"这老男人,结婚离婚都多少次可,尽然栽到一个小崽子手里。"转过身体对小孩说到"是严良让我来的,他做刑警这个行当太危险,又总是做一线,他让我来保护你,毕竟你现在是他家属,很容易被人拿来威胁他"


抱紧手里的抱枕,耳朵尖发红,把脑袋搁在枕头上,"老男人,谁是你家属"


看着害羞的小孩在瞅瞅在厨房乐呵呵唱着歌在那做饭的阎王,叹口气,多久没看到他这么开心了,算了就随他吧。


2018.10.30


晚六点,吴邪三人下飞机,来接的人是吴二爷手底下得力的吴七。


"三爷,苏万已经到哈尔滨"


"另外一直监督我们的人查到了,是观音奴手底下的人,二爷吩咐,切不可与其撕破脸,能避则避,这婆娘在哈尔滨说一不二,人又护短的很,她与严良关系匪浅。"


"嗯,我知道了,一切按照计划办"


"知道了,三爷"


胖子瞅瞅神色轻松的吴邪,皱皱眉,没说话跟着带头的人往前走,来到私人航道"诶,天真,怎么刚下飞机又做飞机,打算去哪儿这是?"


吴邪神色难得轻松的笑到"我接我的小孩归家"


"走"


小哥在一旁冷眼旁观,皱皱眉,按住欲言又止的胖子,"劝不住的,由他吧"


2018.10.30哈尔滨晚七点


风雨欲来


TBC


下一张吴小佛爷正是搞事了


评论(2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