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小q

为爱发电,随缘更新

【严簇x邪簇】思念无声13(下)

全文ooc,感谢追文到现在的妹子

性感三爷,在线搞事

如何才能放过我,也放过你--黎簇

我有话说:

后面连续几张可能都是吴邪主场了,毕竟要把鸭梨和吴邪的事情交代清楚。

吴邪真的太难把握了,全崩了,本来要写三个人的心里历程,吴邪的怎么都写不出来,单独写一张吧,下一张就写吴邪的心里变化吧,严叔叔可能要暂时下线了。

快完结了,不过具体是BE还是HE,是严簇还是邪还是鸭梨无CP我还没有想好,各位踊跃投票吧,我统计好后,在决定结局该怎么走。

 

最后感谢各位看到最后,爱你们

这个夏天感谢遇到你们

也感谢遇到沙海

 

2018.10.30哈尔滨晚八点半

叮铃铃,

我拿起手机,躲着边上挥舞着指示牌的人群,接起电话

 

“喂”

“严良,小孩不见了”

“什么,怎么回事,你不是看着他的吗”

“你外甥来了,他们一起去了肯德基,你家姘头支开了童月,自己和你外甥上的车,童月被人在厕所迷晕开车扔到小巷子,人没事,只是普通的乙醚”握紧手里的手机,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小孩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抓了抓头发,恼怒道“你们不是随身保护的吗?都是丫傻逼吗?童月不是你手底下数的过来的人吗?怎么这么轻易给个人撂了。”

“别朝我发火,照片我发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在问你最后一遍,你确定是小孩自己走的?”望着灯火通明的城市,第一次觉得全身发冷,

“确定,你看看我发给你的照片吧,你家小孩支开童月后,吴家小公子进了肯德基的厕所他们三人一起出来的。三个人一起上的车。严良,我在最后问你一句,你认真了,那个小孩呢?”

“我知道了,他没说过要跟我好一辈子,但我这辈子认准他了”

剩下的你不要参合了,让你的人都撤走,剩下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挂掉电话,打开手机看着观音奴底下人拍的照片,吴邪宣誓主权一般的把手放在黎簇的肩膀上身体挡住半个小孩身体,男人望着镜头方向,侧头微笑示意,口型示意的是“多谢照顾”小孩半低着头看不清神清,边上正是我那大外甥。

“第一次这么恨自己是个警察,唇语课修的这么好干吗”

“妈的”

狠狠的踹了边上的电线杆一脚,拽住头发,低着头,头一次这么挫败,靠着电线杆缓缓下滑,

“黎簇,我该拿你怎么办”

双手插进发间,懊恼的嘶吼

“啊”

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清楚的,为什么又要选择一走了之。

“黎簇”

“黎簇”

感情今天发生的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局,他妈的,不管你是什么理由,惹了老子又想要甩掉,你他妈的问过我了吗?

“黎簇”

“吴邪”

千万不要让我找到你!

拿起手机拨通电话:“查查他们走的路线,天涯海角老子都要把他们翻出来”

“好”

 

2018.10.30哈尔滨晚七点 

“三爷,苏万已经和黎簇取得联系,”“

我知道了,一切按计划行事”。

安排好小哥和胖子,我放下手机独自一人走出机场,望着哈尔滨黑压压的天空,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绚丽的灯光把哈尔滨点缀的艳色万分,手机踹回兜里,难得的神色平静,想着一会儿傻小孩的反应,心扑通扑通跳,十年来除了接小哥回家第二个能让他这么疯狂的跳动的只有小孩了:

“黎簇,笨小孩。这次,我来接你回家”。

 

2018.10.30哈尔滨晚七点十分

“苏万,你到哪里了,我现在出来了,你在哪儿呢?”

 黎簇穿的里三层外三层裹的严严实实,边上的童月看的直翻白眼,腻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就是爱操心,看着奔奔跳跳到处瞄找他小伙伴的小屁孩,拿起手机,往群里发“一切正常,各小组密切注意”。怎么这么巧,阎王刚走,就有人来找黎簇,怕是来者不善。

 “鸭梨,我在这里”苏万看着在灯火下跑过来的小伙伴,开心的挥舞起双手,“苏万”看着背着包朝自己走过来的苏万,开心的跑过去一把抱住苏万,苏万,你过来怎么没和我说声,我好去接你。

苏万看到黎簇开心的回抱住黎簇“嘿嘿,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要你来接什么,在哈尔滨玩的开心吗”又摸摸肚子,拉着黎簇的袖子,露出笑脸“鸭梨,我肚子饿了,我想吃肯德基”看了看边上的童月,鸭梨有些头疼,童月笑了笑,明晃晃的整张脸写上“不可以”“鸭梨”苏万摇摇鸭梨的袖子,看着黎簇望着童月就知道这位才是可以做主的人,忍下心中的怪异,甜甜的朝着童月笑道:小姐姐,我真的肚子饿了,就让鸭梨陪我吧.你也一起吧"

看着两张可怜兮兮闪着水灵灵大眼睛的笑脸,头痛的扶额,算了算了,都是小孩随他去吧,“先说好,只是去吃肯德基,吃完赶紧跟我走”。嗯嗯嗯。我们知道了,两个小脑袋神同步的点头,样子乖巧可爱,笑了笑,怪不得阎王这么宝贝呢。看着朝前走的两个小孩,超群里发了条“情况有些不对,各小组保持警惕”。

来到就近的肯德基,苏万豪气的表示吃什么我请客,说完当仁不让的一口气点了四五个全家桶,看的边上的童月直扯嘴角。

“诶诶诶诶,苏万,大晚上吃这么多不怕肚子疼?”黎簇扯扯苏万的袖子

“不怕,不怕我身体好着呢。我饿的能吃下一头牛,你们先去找好位做吧,对了我手机和包你帮我拿好”说完就去排队取餐。

 

拎着包和手机,童月和黎簇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童月不怀好意的打趣到:看不出来你这朋友小归小,胃口倒不小。

“这那跟哪儿啊,想当初我,苏万还有好哥我们三个人干掉了十二个全家桶,这肯德基的全家桶就光涨价,个头倒是净缩水了”

“叮铃”

听到短信提示音,拿起苏万手机,恩,有人发短信,抬头瞄了眼正在排队的苏万,熟练的划开手机打开短信,

“黎簇,我带你回家”看到短信的刹那脸就白了。

“你想怎么样”

“小孩抬头”

一抬头就看到窗户外拿着手机靠在车上,笑的一脸温柔的吴邪,忍住心中满满的各种复杂情绪,回复到

“吴邪,你来晚了,回去吧”

 

“怎么了,小孩” 注意到小孩的颜色不对,担心的问道,

“没事,刚才走的太急我的腿疼了”

“是吗?怀疑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小孩,在望望他手中的手机”童月怀疑的眯起眼睛,正打算说些什么就被取餐回来的苏万打断了。“

你们聊什么呢,”放下手中满满当当的食物,看见低头回短信的鸭梨,疑惑的瞄了眼微笑的童月,回了一个乖巧的笑脸,“回短信呢,你不是肚子饿吗,赶紧吃”“哦,好”说完坐在左右开弓准备大吃一顿。

 

“你想干什么”

“黎簇,我来带你回家”“

我不需要,我已经有家了”

“你需要的,黎簇,乖乖和我回家,那个人他不是你的家”

“哦哦,这样啊,那你也吃啊,姐,你也来”说着苏万把东西往他们两个边上移了移。

“不了,我想上个厕所,苏万,你陪我一起去吧”童月瞄了眼不对劲的黎簇,站起身就打算和他一起去,童月看着明显有事的两个小孩,发了条信息到群里,“有情况,注意”一边揽住两个小屁孩,“小孩,一起。”

“童姐,我们俩大老爷们,你去不合适吧”

“合适,我刚好也要去厕所,赶紧的别逼逼,弄完我们打包回去吃”走,是说着搂着两少年就往厕所走去。

走到厕所,童月对两小孩说:“赶紧的啊”,说着就往女厕走去,一边走一边给观音奴发信息“情况有变”,又拿出手机拨通电话“找几个人去男厕,给我把人看牢了”。做完才不紧不慢的来到洗漱台准备洗手,却被早有准备的人拿着早就准备好的迷药捂住口鼻,往后一个手肘,却被后方人接住“唔,唔,唔”心里着急,却被几个人按的死死的,乙醚生效,视线越来越迷糊,抬头却只能看清来人带着口罩看不清面庞,“妈的,中招了”。

 

看着晕倒再地的女人,拿起手机,看着里面的短信,按下关机键。领头的打起手式,边上的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架起人准备弄走。

“三爷吩咐,别弄死了”

“是”

拿出手机,“三爷,按您的吩咐都办妥了”

手机传来冷静的男声“知道了,把尾巴擦干净”

“好的,三爷”

 

018.10.30哈尔滨晚七点三十五分

走进男厕,黎簇一把把苏万推倒进隔间逼问他“苏万,你到底过来做什么的,为什么吴邪会来”

苏万惊讶的望着鸭梨“鸭梨,吴邪他不是隐居了吗?怎么会来哈尔滨”望着神色懵懂的苏万,黎簇知道,妈的又被玩了,个老变态

“叮铃铃,叮铃铃”

 

望着响起的手机,拿起一看,陌生号码,咬紧嘴唇。吴邪,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喂,吴邪”

“小孩,是我,吴邪,我来接你回家了”

苏万望着神色冷漠的黎簇,在听着手机传出来吴邪的声音,不禁泪流满面,呜,师傅,你害我,我说你怎么这么好给我放假,还特意点醒我鸭梨在哈尔滨这陌生城市肯定很寂寞,让我来找他,合着你们是一伙的。

 

“吴邪,不管你要干什么,晚了,我已经有家了”拿着手机,手指不自觉的塞进嘴里咬住,弥漫的血腥气勉强让自己镇定。

对面的男人依旧气定神闲,就和当初在古潼京一模一样,甚至语气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欢快:“黎簇,别闹,我带你回家,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再聊,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鸭梨”苏万搓搓的开口,我猛回头神色冰冷的盯了他一眼,复又低头,忍住溢到喉咙口的歉意,苏万对不起,又把你牵扯进来。“

你想干什么冲我来,为什么把苏万牵扯进来,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想见你,而你却不见我,我只能另外想办法”握紧手机,吴邪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在我已经放弃重新开始的时候你又来提醒我,不断的撕开我的伤疤让他血流如注。

“有意思吗?我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你还要我干什么”

“黎簇,我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想带你回家”黎簇,我靠在车边,望着天空,心里充满涩意,黎簇我来赴约了,我来带你回家,过去我带给你的所有伤害,我愿意用我的下半生偿还。“黎簇”

“黎簇”

“我爱你”

 

忍住欲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你还是不放过我,吴邪,我草你妈

“吴邪,我已经有家了,我不需要你带我回家了,我有家了,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吧”

靠着门边缓缓下滑,低头夺匡的眼泪再也压抑不住喷涌而出,吴邪,你放过我把,我真的累了,我好疼,我等了你好多次好多次,你都失约了,这次我已经有了大叔了,请你放过我,放过我吧

“鸭梨,你怎么了,鸭梨”跑过去扶住鸭梨,却被一把挥开,“走开,别碰我”,

我卷缩起我自己,终于承认自己是个侧头侧尾的失败者。又一次害了大叔又把苏万牵扯进来,为什么总是我?

我更恨我自己,一碰到那个人就溃不成军,明明都已经在心里告诉自己要放弃,明明已经打算和严良过一辈子,为什么还会变成这样。

“鸭梨,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吴邪威胁你了”苏万一脸担心的看着鸭梨,蹲下身,就被黎簇一把搂住,千疮百孔的少年扑倒在自己最好的朋友怀里,泣不成声。

“苏万,我该怎么办”

电话里久久没有声响,洗手间隔间传来敲门声,两小孩一惊,隔间的门缓缓打开,吴邪站在门口,望着抱在一起的两个小孩皱皱眉,心疼的望着黎簇复又微笑的对着黎簇说道:

“小孩,我来带你回家”

 

TBC

 

评论(3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