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小q

为爱发电,随缘更新

【严簇x邪簇】思念无声(吴邪自白)

如果命运可以选择的话,就不是命运了。——吴邪

时间在思念这件事上不起作用。

抚摸着卷缩在身边睡的毫无防备眼尾带着委屈的少年,手里夹着烟,深吸一口,辛辣的味道映透喉咙在从鼻腔里喷出,白色的烟雾溢散在周围,望着空空如也的墙壁,恍惚想到当初在沙漠马日拉黑店和黎簇睡一个房间的时候,那个时候这孩子也是这样睡在我身边,天真无邪不设防。

伸手想要抚摸上少年的脸,伸出手却不知为何停在半空,不自觉动动手指,抬起另一只夹着烟的手,放在口中深吸一口,放下手,盯着少年看,疲惫涌上心头,手撑着脑袋无力的挫败感泳到嗓子眼,自己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得到太多,失去的也多,潘子,阿宁,顺子,大奎,身边的人总是来了又走,越想挽留的人最后都统统以最决绝的方式离开。

“严良”我听着小孩嘴里的嘟囔,在雨村隐居半年头一次起了杀心,严良,一个离了三次婚,还带着个拖油瓶,没钱没车没房,四十多的邋遢中年老男人,背景复杂,这种杂碎怎么配的上小孩。

烟燃到尽头,火星烫伤温热的皮肤,火灼一样的痛感袭来,却莫名的让自己感到慰藉,坐在少年身边,用手指搓灭了烟头,望着睡着也神色不安的少年,伸手握住少年的手,突然微睁眼睛,看着被少年反握住的手,摇摇头,笑了起来。

“还是个孩子呢”

不住的磨砂着少年细腻的双手,十指紧扣,

“黎簇,原谅我明白的太晚,这次!我不会放手了,我们好好的过剩下的日子,”

小孩似是怕冷的缩缩身体,我这才反应过来,小孩在汪家受的伤,彻底的伤了底子,低头无措的摇晃下脑袋,抑住满嘴的苦涩,从口袋掏出一颗大白兔来,这是这半年养成的习惯,想孩子了就吃一颗奶糖,仰起头,晃了晃身体,至于为什么要吃,可能是这个味道和当初在沙漠里傻乎乎滚进自己怀里的少年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吧,同样都是奶呼呼的,嘬一口,满嘴奶香,似乎又有了当年趁着小孩睡着不设防偷亲到的那个吻的感觉,拿起手边的小毛毯,盖在了小孩身上,小孩感受到了热源,迷迷糊糊的晃动脑袋,朝着热源靠近,看着蹭到自己腿上的逼崽子,低头拍了拍小孩的脑袋,把小孩拉到自己怀里。叹了口气。

搂紧怀里的小孩,低头亲吻住自己手里的珍宝,

“黎簇,命这种东西,要去问个为什么,就太矫情了”

我看到你,就像看到我以前的样子,当年的我自己像一只随时等待被宰的羔羊,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害死,也不知道别人为什么要害自己, 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卷入到这一切里。只是等着,却不知道会等来什么。” 

“以前的我是个傻逼,现在也是”

“我已经不再是年少轻狂的年纪,可这颗心他仍然为你像个傻子一样跳动。

“世人都道吴家的吴小佛爷,有他二叔之风,在道上呼风唤雨,心狠手辣,算无遗漏,去不知现在的种种不过只是一遍一遍反复撕扯的旧疤,献血淋漓,却无药可医,在后来,经历的多了也就会了,学会把一切都藏起来,戴上面具,即时每日被噩梦缠身,却依然往前走下去”

“因为,当你只能孤注一掷的时候,你只能孤注一掷。”

"你知道吗?前十七个人,沾染上第一个无辜之人的鲜血的时候,我整晚整晚都睡不着,因为愧疚,因为害怕,经历的多了,心就硬了,可以不动声色的即使坏了在能换一个。“第一个和第十七个都没差”

“黎簇”

“我变成了我最恨的人”

“直到我遇到你”

你和我当年何其相似,二了吧唧咋咋呼呼受尽苦楚却依然保留一份天真,在沙漠,我一直带着你不因为别的,就是看到你带着你就像带着我自己,很多年前我也有想过,如果当初小哥为我进青铜门时候,有个天降之人阻止了这一切,也没有汪家,我大概现在就是一个混吃等死待在西湖畔忽悠忽悠人的小奸商罢了。

沙漠中少年人滚烫的爱意和盛满天空的眼睛,一下就撞破了老男人心里的坚冰,直锤砸下,砸的老男人老鹿乱撞,有些人不能见,一见就是一辈子。

靠在小孩的脖颈处,嗅着男孩的味道,男人眼圈发红,张口欲咬,却又停在后颈处,病态的拿脸蹭着小孩的脖颈,感受着温热的皮肤,小孩有些不舒服的躲闪,却被男人轻巧又坚定的制止住,那个男人是不是也是这样,楼着小孩,嗅着小孩的味道,一想到这里,男人妒忌的发疯。却怕小孩醒来,看了看小孩眼底的青黑,昨天到现在小孩都没吃什么,好不容易休息下就让他好好休息吧,忍住把小孩吞吃入腹的欲望抚下身拿头抵靠在小孩脑袋上。呼吸互相交缠,心里的爱与欲都化成一句缠绵在嘴边轻喃出声的话语。

“黎簇”

一句话,装的满满当当,盛满相思!

小孩似有所感,卷缩起身体,皱着眉毛缩成一团。

轻抚上小孩紧皱的眉头,轻轻抚摸,小孩,你怎么又不开心了呢?看着小孩一点点放松眉头,心里才松快些。

我多害怕你走上我的老路,这十年,阴郁,偏执,为了铲除汪家我身上不知占满多少无辜人的献血,我走过这条崎岖的道路,所以知道有多难,我以为放你回去,你可以向以前一样,放声哭,放声笑,读一个不好不坏的大学,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最大的苦恼就是应付下七大姑八大姨,在挡挡工作中的冷箭,年纪到了在找个自个喜欢的姑娘,三年抱俩,想到这里我不禁笑出了声,脑袋里浮现的是自己都没长大的逼崽子,带一个更二了吧唧的小小逼崽子,小孩这么好看,孩子肯定遗传到父亲,长得冰雪可爱。

“我每天都会让手底下的人传来你的照片,看看你的近况,却像个懦夫一样不敢出现在你身旁,我总以为自己能承担一切的后果,但是实际呢? ”

“当我看到你身边出现了另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无法承担。我妒忌的发狂,恨不得杀了严良的同时,心里又不为人知的窃喜,我在你的身体里种下了妖魔,他扒着血肉生长,深入到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黎簇,你心里”

“有我”

“我是你的引路人,也是你斩不断的羁绊”

“黎簇,你是我的妖魔”

“让我为之倾倒,为之发狂,说到底我不过是一个旧疤无数,伤痕累累,自私自利的普通人罢了”

“你,我放不开,也放不下”

“黎簇,我带你回家”

“你也带我回家,好不好”

“黎簇”

“黎簇”

“笨小孩,我们一起回家”

TBC

尽力了,全文ooc,崩的一塌糊涂,

吴邪在我笔下就是一个想回头小孩却被人拐跑了的中年大叔!

没有人会在原地等谁一辈子,

吴邪也舍不得让小孩等一辈子,只是明白的太晚,

给他点一排蜡

评论(27)

热度(54)